从骷髅会到美国政治体制

从骷髅会到美国政治体制,一、从骷髅会到美国政治体制一、骷髅会是存在于耶鲁大学校园内的神秘精英社团,通过其内部的精英家族对美国政治有着特定的影响力。骷髅会的创立、运行和发展离不开精英家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的支持,这些精英家族也借助骷髅会构建起来的关系网增强自身对美国政治结构和政治过程的控制。西方社会并非我们想象中的同构的原子化社会,在所谓公民社

本文标题:从骷髅会到美国政治体制,在当今社会,留学已经成为了大家深造的首选方式。无论是本科生、硕博研究生,甚至是中小学生,都想尽早地接收西方发达国家的留学教育,其中很多同学十分关注“从骷髅会到美国政治体制”相关的问题,为此环俄小编整理了《从骷髅会到美国政治体制》,欢迎您阅读!若有任何疑问,欢迎您随时联系我们的在线顾问,我们会为您进行专业的1对1答疑!

一、从骷髅会到美国政治体制

一、骷髅会是存在于耶鲁大学校园内的神秘精英社团,通过其内部的精英家族对美国政治有着特定的影响力。骷髅会的创立、运行和发展离不开精英家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的支持,这些精英家族也借助骷髅会构建起来的关系网增强自身对美国政治结构和政治过程的控制。西方社会并非我们想象中的同构的原子化社会,在所谓公民社会的表象下,还存在着不为外人所知的精英家族、秘密社团、宗教团体等,而这些则构成了影响美国政治和社会结构的深层次力量。
二、骷髅会中的精英家族对美国政治的影响分析
尽管美国宣称自己建立了完善的民主制度,并自诩为全世界的民主典范,但是透过所谓的自由投票、民主政治的层层迷雾,还是可以依稀看到背后家族势力对政治的深刻影响。从美国建立之初,许多拥有权力和财富的大家族就已经确立了他们家族在经济领域还是政治生活中的世袭垄断地位。精英家族成立的组织对美国政治的影响主要集中体现在加入这些组织中的豪门子弟对美国政治的影响。例如1995 年成立的“美国总统家庭协会”从某种意义上证明了共和国总统与世袭家族之间并不存在不和谐的因素,“一个或者多个合众国总统的直系亲属或旁支”均可成为本会会员。同理,骷髅会中的精英家族对美国政治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1、对具体的政治过程的影响,培养政界精英,保持对政府的人事和决策的持续性影响力
骷髅会中有许多精英家族的成员在政府中身居要职,对政府的人事安排和政策制定具有现实影响力,以塔夫脱家族和布什家族为代表。塔夫脱家族作为早期美国鸦片大王和政坛世家,其子弟在“骷髅会”中有非常特殊的地位,骷髅会的创始人之一阿方索·塔夫脱(Alphonso Taft,1810-1891)于1829年考入耶鲁大学,并且与自己的同窗好友拉塞尔一起创立了“骷髅会”。他的两个儿子查尔斯·塔夫脱(Charles Phelps Taft,1843-1929)和威廉·塔夫脱(William Howard Taft,1857-1930)都在耶鲁大学加入了骷髅会。前者自耶鲁大学毕业后,涉足报业使塔夫脱家族成为了一个“媒体帝国”,后者进入政坛并官运亨通,于1909 年当选美国总统。这也是骷髅会历史上出现的第一位美国总统,总统对政府的人事安排和决策的制定实施产生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骷髅会可以充分利用这一重要平台施加影响力。威廉·塔夫脱的儿子查尔斯·菲尔普斯·塔夫脱II(Charles Phelps Taft II,1897-1983)当选了俄亥俄州的议员,同时是美国退伍军人协会(American Bar Association)会员,在军界也具有一定的影响力。通过几代人在政坛的不断打拼,俄亥俄州已然成为了整个塔夫脱家族的“大本营”。据统计,整个塔夫脱家族至少有9 位骷髅会会员,而且在1909-1913 年间,威廉·霍华德·塔夫脱的11 人内阁中有两位骷髅会员: 陆军部长亨利·斯廷森( Henry Lewis Stimson,1867-1950,1888 年骷髅会会员)和财政部长富兰克林·麦克维(Franklin McVeigh,1862 年骷髅会会员)[5]189。而前者曾先后担任美国战争部长、菲律宾总督和美国国务卿,最重要的是他还是曼哈顿计划的领导人。骷髅会中另外一个在政坛起着举足轻重作用的是布什家族,家族产生了许多著名的商人、银行家、政治家(包括两位参议员、一位最高法院法官、两名州长和两名总统)。家族的多位成员都毕业于美国著名的耶鲁大学,至少有9 位成员是骷髅会会员。包括美国第41 任总统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他于1948 年加入骷髅会,从政后先后担任美国国会众议院议员、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美国驻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主任、中央情报局局长、美国副总统、总统。其弟弟乔纳森·詹姆斯·布什(Jonathan JamesBush) 是一名投资银行家,于1953 年加入骷髅会,为骷髅会的运作提供了资金支持。老布什的儿子美国第43 任总统乔治·沃克·布什(George WalkerBush)于1968 年毕业于耶鲁大学并在当年成为骷髅会会员。这些活跃在政治舞台上骷髅会的精英家族对美国的政府决策乃至政治走向都产生了强大的持续性的影响力,这些精英家族还借助骷髅会这个非常有效的组织系统编织精英关系网为自身谋取更多政治资源。
2、对国家经济命脉的控制,充分发挥经济基础对政治这个上层建筑的反作用
骷髅会不仅在政府机构里面渗透了许多会员,而且在经济领域控制了许多大型公司、银行、基金会。有许多出身豪门、父辈大多为金融大鳄的会员,这些金融大鳄麾下不但经营重要公司、开办银行,而且组建大型基金会,对社会经济的各个领域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建立金融帝国的不同家族之间虽有竞争,同时联系也十分密切,他们之间也能构成行动联合体,其中一个重要政治基础和关系纽带就是他们出自骷髅会。骷髅会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主要以福特家族和洛克菲勒家族为例进行说明。福特公司创始人亨利·福特(Henry Ford,1863—1947)的孙子威廉·克莱·福特(William Clay Ford,1925-)是1942年的骷髅会员,担任福特公司董事会和财务委员会的主席长达57 年,净资产超过120 亿美元,拥有670 万股B 类股票,2630 万普通股,是福特汽车公司最大的单一股东。著名的福特基金会也是由福特家族创办的。在全美近6.5 万家基金会中,只有几百家有足够的资金和兴趣来资助与公共政策相关的计划。根据纽约基金会中心发布的颇具权威性的,美国基金会指南 (Guide to U. S. Foundations),2003 年美国约有5.8 万家独立基金会,这些基金会全部都是由私人家族所创办,为一系列宽泛的目标服务。多数基金会规模较小,且较为地方化,它们中只有9.7%一年的捐款超过50 万美元,以福特基金会(2003 年捐款是5.09 亿美元)为首。在这些具有综合目标的基金会中,最大的一些都是为上层阶级和企业共同体的领袖所控制 。还通过资助给自然保护委员会和国家自然保护基金会来推动环保教育和公民行动,其中国家自然保护基金会是一个由洛克菲勒家族创办的集智库与政策讨论团体于一身的组织。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智库与政策讨论团体不仅在公益事业方面对政府有影响力,还可以对政府重大的决策产生影响。也就是基金会可以通过经济手段干预政治决策,在基金会中任职的骷髅会员掌握着基金会重要事务的决定权。这一说法是有事实依据的,福特基金会到目前为止一共有9 位主席,其中福特家族的成员3 位,非福特家族的骷髅会员1 位,近一半的主席都与骷髅会有联系,足以证明骷髅会对基金会的重要影响。而洛克菲勒家族不但掌握标准石油公司,而且利用是洛克菲勒基金会(Rockefeller Foundation)不断对政治领域进行渗透,作为美国最早的私人基金会,也是世界上最有影响的少数基金会之一,通过资助各种研究机构和社会团体,对美国政治、外交、军事和经济进行广泛的研究,予政府决策以重大影响。基金会的创始人小约翰·戴维森·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 Jr.,1874-1960)的堂弟为基金会的创立打下重要基础,并且掌握着基金会大量资金的佩尔西梅·艾弗里·洛克菲勒(Percy Avery Rockefeller,1878-1934)就是一名骷髅会会员(1900)。洛克菲勒家族还“热衷于大家族之间的联姻”,佩尔西梅和他的弟弟都娶了银行家詹姆斯·斯蒂曼(James Stillman)的女儿,通过其后代,洛克菲勒家族与斯蒂曼家族的后继产业如今的蔡斯—曼哈顿银行建立了必然的联系,而斯蒂曼家族也有多位成员是骷髅会的会员,这种复杂的关系使得美国的银行业和石油产业深深地打上了骷髅会的印记。
3、对话语权的掌握和控制,在教育领域和传媒行业构建起特定的话语体系,间接影响政治走向
话语权的掌握对于特定组织的生存发展至关重要,骷髅会中的精英家族控制话语权总体上有两种办法。一是控制源头——教育,教育得当能够有效地引导人们按照骷髅会建构的方式进行思维,不去过多关心、注意甚至研究骷髅会,尤其是在精英云集的高等学府里面?这样协会可以更加有效地保护自己。在控制大学和学术机构方面,骷髅会首先在耶鲁培养起自己的势力,有效控制学校的舆论氛围,当这些精英分子步入社会以后,许多人在学术机构担任重要职务,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教育和科研的战略方向。骷髅会会员在自己母校的影响力非常大,耶鲁大学的18 任校长中有5 位是骷髅会会员,而且时间段相对集中。具体来说,从1846—1951 年,这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面耶鲁连续6 位校长有5 位是骷髅会会员【分别是Theodore Dwight Woolsey( 任期1846—1871),Noah Porter III( 任期1871—1886),Timothy Dwight V( 任期1886—1899),Arthur Twining Hadley(任期1899—1921),Charles Seymour(任期1937—1951)】,显示了骷髅会强大的实力。举例来说,1872—1936 年,在34 位连续当选的校友代表中,17位是骷髅会会员。1862—1910 年,48 位大学的财务主任中43 位加入了骷髅会,1869—1921 年间的历任校秘书长都是骷髅会会员。此外,1865—1916年,大学里的80%的教授也加入了骷髅会[5]54。另一个重要方面是控制媒体。控制官方的或者影响力大的媒体是骷髅会掌握话语权的重要措施。美国两家顶尖的新闻杂志就是由骷髅会会员创办的。资料显示,1920 年加入骷髅会的亨利·卢斯( HenryRobinson Luce,1898—1967)和布里顿·哈登(BritonHadden,1898—1929)在“墓地”里提出了创办时代周刊的想法,而且“墓地”里现在还收藏着关于创办该杂志的会议记录和各种备忘录的文件。1920 年从耶鲁毕业之后,哈登为纽约世界报纸工作。1923 年他和亨利·卢斯合作创立了时代杂志,不过和当时非常成功的杂志文学摘要竞争是非常困难的,哈登和亨利·卢斯动用了他们在骷髅会内的关系,小亨利·波默罗伊·戴维森( Henry Pomeroy Davison,1920 届骷髅会会员) 说服了他的父亲亨利·波默罗伊·戴维森(当时美国最大的商业银行JPMorgan 银行的高级合伙人) 来为杂志集资。时至今日,时代周刊已经成为美国影响最大的新闻周刊,而且占据着巨大的国际市场,成为宣传美国价值体系和生活方式的最好载体。除此之外,卢斯以时代为核心,陆续出版了幸福生活等著名期刊,组成了美国最大的出版托拉斯企业——时代出版公司。卢斯任公司各期刊总编辑。20 世纪60 年代,公司出版范围扩大到图书和其他出版物并在几十个国家开设子公司。这些传媒所承载的话语体系和价值观在无形中对普通民众产生影响,尤其在政治选举时对选民的投票意向具有一定的引导作用。

二、耶鲁大学骷髅社介绍?

所谓“骷髅社”,指的乃是美国耶鲁大学的一个顶级秘密精英社团。它创始于一八三二年,每个年级的学生会有十五个具有超级家世与能力者被邀参加。由于长期的自我繁殖,这个上层秘密团体,可以说已成了实质统治美国的“隐形帝国”。
“骷髅社”的成员出人头地的非常多,这与它的总体成员之少形成了明显的对比:在20世纪为人耳熟能详的人就有威廉·邦迪(中央情报局局长)和麦克乔治·邦迪(国家安全顾问)兄弟、投资银行摩根-斯坦利的创立者哈罗德·斯坦利、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皮尔斯·杰伊、布什家族祖孙三代、《财富》杂志主编、创立财富500强排名表的拉赛尔·戴凡波特、前驻华大使温斯顿·洛德和李洁明、前《纽约时报》总经理埃默里·豪·布雷德福德、前最高法院大法官波特·斯蒂华特、前参议员戴维·波伦、约翰·海因茨、詹姆斯·巴克利、约翰·查菲……
骷髅社成员的箴言是:为了上帝、为了国家、为了耶鲁、为了“骷髅社”。“骷髅社”成员之间的联系甚至比家庭、比信仰还强烈。
据说“骷髅社”之所以对死亡着迷,主要是要对这些贵族子弟进行人生观的深刻教育,提醒他们人生苦短:你可以做出选择,要么靠着祖上的阴功和继承的遗产吃喝玩乐,了此一生;要么有所作为,对社会有所贡献。在此信念的支持下,“骷髅社”的成员出人头地的非常多,这与它的总体成员之少形成了明显的对比:在 20世纪为人耳熟能详的人就有威廉·邦迪(中央情报局局长)和麦克乔治·邦迪(国家安全顾问)兄弟、投资银行摩根-斯坦利的创立者哈罗德·斯坦利、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皮尔斯·杰伊、布什家族祖孙三代、《财富》杂志主编、创立财富500强排名表的拉赛尔·戴凡波特、前驻华大使温斯顿·洛德和李洁明、前《纽约时报》总经理埃默里·豪·布雷德福德、前最高法院大法官波特·斯蒂华特、前参议员戴维·波伦、约翰·海因茨、詹姆斯·巴克利、约翰·查菲。
其灵感来自德国的同名会社,其成员皆是美国的名门望族。历经172年世事变迁,骷髅会----美国耶鲁大学的这个秘密社团,始终保持着自己特立独行的诡异色彩和精英风格。

在美国历史上,曾经有3位总统,2位最高法院首席法官,众多内阁成员、参议员和国会成员都是骷髅会成员。今年11月将为总统宝座而一决高下的现任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和民主党候选人约翰·克里分别为骷髅会1968届和1966届会员。

骷髅会:每年只招15人

美国耶鲁大学校园中央的路边,有一幢外貌很奇特,风格类似希腊和埃及神庙的褐岩建筑。建筑几乎没有窗户,三层而已,设有地下室。向外是一道常关着的铁门,此建筑完成于1856年,这便是骷髅会的总部所在地。而在这之前,会员们则是在校外一个租来的私人寓所碰头会面。

耶鲁大学的学生与访客大可在门外的围栏边徘徊,甚至站立揣摩侧墙上的那句罗马字母拼凑成的铭言:“谁是白痴,谁是智者?无论是乞丐还是国王,最后的归宿都是死亡。”然而,骷髅会成立至今有缘入内观望的,仅千余人。这些“有缘人”称其为“神庙”,而外人对它的称呼则是“墓园”。

耶鲁大学与其他美国大学一样,拥有众多学生社团。与学校中其他会团不同,骷髅会不参与校内或社会上的任何公开活动,始终保持着沉默的姿态。

骷髅会成员禁止对外透露所有有关组织的情况,不过外界还是通过各种渠道知道了骷髅会的一些情况。美国“国家主人”网站上对骷髅会的定义是:“耶鲁大学的秘密社团,据说也是耶鲁大学唯一一个秘密社团。1832年12月由威廉·亨廷顿·拉塞尔建立。20世纪前,骷髅会就拥有相当一批声望显赫的会员。既有成员每年都会在耶鲁大学3年级学生中挑选新会员,最终入会人数为15人。”

入会标准虽难获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家族背景是一项重要因素。以布什和克里为主要代表,他们都来自长期占有重要政治地位的显赫家族。布什的父亲和祖父均为会员。

会员们日后的事业涉及教育、商界、法律、工业、政府等诸多领域,相当多成员进入情报界工作,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前总统老乔治·布什就曾是中情局局长。

骷髅会的名字并非用来“扮酷”,它可是名副其实的。1909年12月11日,已故成员哈罗德·费尔普斯·斯托克斯向骷髅会捐赠了他与另一名成员前往埃及时获得的一具木乃伊,自此这具木乃伊与其他数十枚重要人物的头颅骨成为骷髅会的宝物。布什的祖父普雷斯科特·布什曾贡献过他盗得的印第安阿帕奇部落酋长赫罗尼莫墓穴中的酋长头颅骨,这是与布什在耶鲁大学同窗的《纽约观察家》专栏作家罗恩·罗森鲍姆说的。

罗森鲍姆30多年来一直对骷髅会感兴趣。他曾经在夜色中潜伏在“墓园”附近暗中拍摄下骷髅会一次类似入会仪式的场面。一些蒙面人聚集在一起,其中一人拿着刀,假装砍向躺在地上的人的咽喉,这时,旁边站着的成员一起尖叫大喊,看起来倒有几分巫术色彩。

骷髅会成员可以在公众场合佩戴骷髅会徽章----一个头颅骨和两根交叉的白骨。头颅和白骨下还有“322”字样。一种说法是,“32”代表1832年成立,后一个“2”代表该组织是继德国‘骷髅会’之后的第二个骷髅会;第二种说法是,“322”是新会员入会仪式所在的房间。

会员:每人都有秘密代号

《纽约时报》年轻女记者亚历山德拉·鲁宾斯被认为是“现今对骷髅会问题具有最权威认识”的人。

2000年5月,她在美国《大西洋月刊》上刊登了一篇题为《乔治·W·布什,圣餐骑士》的文章,旋即引起轰动。鲁宾斯在文中说道:“布什,这个名字向来都是耶鲁人,也是骷髅人。普雷斯科特·布什,乔治·W·布什的祖父,耶鲁大学1917届毕业生,因偷得酋长头颅而成为骷髅会内的传奇人物……他后来手握大权,得意风光,成为美国议员。乔治·赫尔伯特·沃克·布什,乔治·W·布什的父亲,耶鲁大学1948届毕业生,也是骷髅会成员;而他(乔治·W·布什)本人,也是会员。在耶鲁校园内高度大街边的‘墓园’内,悬挂着骷髅会历代高人的画像,而布什的画像,最近也加入其中,高悬在5英尺之处。”

两年后,鲁宾斯又出版了名为《“墓园”的秘密:骷髅会、常春藤盟校和权力的秘密通道》一书,揭出更多骷髅会内幕。

通过对数十名骷髅会会员的追踪采访调查,鲁宾斯发现,通常说来,新会员加入骷髅会时都会由老会员指派一个类似于名字的秘密代号,而这一代号只有老会员才知道,与代号拥有者同时入会或者随后入会的会员将永远不知道同辈或前辈的代号。

而选择代号一般也有3种不同等级的方式:最普通会员由前辈直接指派代号,稍微被看好一些的会员则可以在前辈提供的一些代号列表中自行选取,而最被看好的新会员就可以完全自主定代号。

这些代号千奇百怪。例如,会员中的高个子叫“高魔”,文学爱好者叫“哈姆雷特”等等。“然而,布什的名字最有意思。”鲁宾斯说。

“布什当年入会时,被邀请自己选择一个名字。但有人说,他当年想不出什么中意的代号,因此人们就叫他‘临时’。此后,他也不愿意改了,就叫‘临时’了。”

在鲁宾斯看来,布什父子虽然同属骷髅会,但在对待母校及骷髅会的态度上,却大相径庭。许多年来,他遇到问题愿意去找旧友讨教良策。然而小布什却完全相反,他总显得与耶鲁格格不入。他曾经说过:“要走出父亲的世界,闯出自己的天地。”

父亲是骷髅会会员的费伊·文森特与布什家族关系甚密。他说:“小布什不像任何一位我所见过的骷髅会会员,他甚至在毕业之后没有参加过任何一次校友聚会。”

同样毕业于耶鲁大学的鲁宾斯曾在2000年被媒体称为“骷髅会的女掘墓人”;而到了2004年,她却一举成为“美国政治的最伟大预言家”。原因是,她在两年前出版的那本书中,成功地预言了今年美国大选的情形。

布什:社团秘密不能透露

今年3月的《新美国人》说:“在美国历史上,今年的总统竞选将第一次成为骷髅会会员之间的事情。想想看,在近3亿人口中脱颖而出的两位最强有力的总统候选人竟然曾经同属于一个超精英、超隐秘的社团,这是不可思议的现实!”

《纽约时报》则在今年2月说:“从历史上看,选入骷髅会的都是耶鲁大学最优秀最聪颖的学生……但更重要的问题是,骷髅会是否向克里先生和布什先生反复灌输了领导者的价值观,而且超越了耶鲁已经让学生们领悟到的东西……骷髅会相当于一个训练场,把幼稚浅薄的年轻人变成具有卓越才干、决心致力于更高目标和公众福利的男子汉……它(骷髅会)一直利用着自身的关系网将成员推向权势的极限。除了政府部门中那些引人注目的成员外,骷髅会还与一些半机密性质的全球主义机构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这些组织对美国的政治经济政策产生极大影响力,骷髅会几乎构成了另一个独立的美国政府。”

布什和克里在各种问题上的辩论眼下正热火朝天。然而,在骷髅会问题上,两位对手态度完全一致:回避。

布什曾在他的自传《一种需要肩负的职责》中只用一句话就讲完了自己参加耶鲁大学骷髅会的经历:“读高年级时,我参加了骷髅会,那是个秘密的社团,秘密到我不能再多说什么。”

在2004年2月7日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采访时,布什以同样的方式回避了这个问题。NBC记者蒂姆·鲁塞特问:“你们俩都参加过秘密组织骷髅会?”

布什总统答:“这太机密了,我们不能讨论这个。”

克里也同样守口如瓶。去年8月31日,有记者问:“你们都曾是骷髅会成员,这说明些什么?”克里答道:“没什么,因为这是个秘密。”

《新美国人》记者威廉·贾斯珀说:“骷髅会员被告知永远不要与‘野蛮人’(指我们这些外人,包括骷髅会员的配偶和直系亲属)讨论骷髅会。如果‘野蛮人’在他们面前提到这个问题,他们就得马上转身离开。”

评论:会员、控制美国社会

罗森鲍姆认为:“骷髅会有明确的阴谋理论,只是没有人公开过。”鲁宾斯更是在其著作中这样评价骷髅会的“政治弥天阴谋”:在经过170年(1832-2002)的繁衍生息,从白宫、国会、内阁、最高法院到中央情报局,权柄的花纹赫然已成骷髅会的会徽标志,骷髅会成员几乎无所不在。“骷髅会的家族成员逐渐控制了美国社会,并最终成为一个具有完全封闭性和封建性的美国版贵族阶层。”

鲁宾斯说,现知的骷髅会历史并非完全属实,但有一个细节值得推敲。那就是当骷髅会创始人拉塞尔19纪30年代初赴德国求学时邂逅的那个德国骷髅会。“而德国的骷髅会是欧洲18世纪光照会的魔鬼式派生物。”

《新美国人》进一步分析说:“骷髅会的入会仪式与光照会也非常相似……读读光照会创始人亚当·魏斯豪普特对光照会入会方式和残忍目标的描述,你会发现,二者之间的相似性让人震惊。光照会的目标不仅是从心理上击垮每个入会者,通过共同体验创造一种强大的群体意识,而且要掌握每个入会者的弱点或他可能引以为羞的经历,以便将来在会员决定反对或揭露自己组织的时候对其进行胁迫。秘密社团永远对自由社会存在敌意。”

一些报道说,骷髅会入会仪式中的一项基本程序是亲吻骷髅头,并且裸体躺在棺材内度过一夜,同时对所有会员讲述自己的性经历。

美国一些媒体对骷髅会的神秘气氛颇有微词,《新美国人》说:“如果秘密社团的成员身份得到认可或者社会对此视而不见,那么就无法判断这些经过选举或由上级任命的官员到底是在充当人民公仆,还是在为他们与秘密盟友达成的计划工作。我们这个合乎宪法的共和国必须在公开透明的气氛中发挥作用。”

“如果我们允许决策者和立法者在秘密社团阴暗的走廊和密室里活动,这个共和国就不可能长期存在下去。骷髅会的成员已经占据了美国公共部门和私营机构一些最有权力的位置。我们不应该对这个组织的成员掉以轻心,特别是在涉及到这个国家最高职位候选人的时候。”

此外,据报道,骷髅会会员在毕业后依照各人的情况或多或少都会得到来自骷髅会的大额资助,而这笔资金来自骷髅会名下的一个财政支持机构----拉塞尔信托联合会。该机构拥有骷髅会的所有不动产。

三、美国国防部部长是谁?

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1943年生于堪萨斯州威奇托,共和党人,曾任德州农工大学校长和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在情报界工作了达26年】,2006年12月经布什总统提名,经参议院批准后就任美国国防部长至今。
新当选总统奥巴马表示仍将继续提名盖茨为国防部长,所以盖茨国防部长的位置不会因总统换人而动摇。
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1943年9月25日威奇托 - ),出生于堪萨斯州大学毕业后于1966就加入中情局,然后进入乔治华盛顿大学深造,研究方向是国际关系,并于1974年取得博士学位,博士论文的主题是探讨苏联对中国的政策与观点。他在1974年进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一直到1979年。期间先后经历了尼克松、福特和卡特三位总统执政。1979年之后盖茨回到中情局,深受当时的局长凯希的赏识并得到提拔重用,历掌要职。1987年,里根总统曾提名他接任凯希出任中情局局长,但因有参议员质疑他对尼克松水门丑闻知情不报而放弃任命。1991年老布什总统再度提名他接掌中情局,使他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中情局局长,他也是中情局历任局长中唯一一个从基层干起终获提拔的局长。他在情报界有着26年的资历,经历了六任总统。担任美国排名第七的得克萨斯州农工大学校长与机械大学校长,该大学是一所为培养军事人才而设立的大学,经费来源分别由空军、海军以及宇航局等重要机构提供。从这所大学驱车前往布什总统在得克萨斯州克劳福德镇的牧场只需2个小时。布什挑选罗伯特·盖茨接替拉姆斯菲尔德担任国防部长之前,他除担任大学校长外还做过大量其他工作,其中一项是在一个国会小组里负责审查美国的伊拉克方针。2006年11月8日,盖茨被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提名为美国国防部长候选人,以接替因共和党2006年中期选举大败而辞职的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
  奥巴马提名他留任国防部长。
罗伯特·盖茨 (Robert Gates) 1943年9月出生于美国堪萨斯州,拥有印第安纳大学历史学硕士学位和乔治敦大学苏联历史学博士学位。1966年,盖茨进入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成为一名苏联问题分析师。1974年至1979年,他在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任职。1986年至1989年,盖茨担任中情局副局长。1989年1月至1991年11月,他出任老布什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副顾问,并在政府的外交政策方面起主导作用。 在中情局,盖茨从一名普通职员开始并逐步得到提升。1991年11月,他出任中情局局长。1993年1月,随着老布什总统任期结束,盖茨卸去中情局局长职务。盖茨先后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和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任职26年,并在6任总统手下工作过。2002年8月,他出任得克萨斯农业机械大学校长。盖茨与布什家族关系颇深。 2006年11月初,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辞职后,布什总统提名盖茨接任国防部长。布什评价说,盖茨是美国最有成就的政府工作人员之一,他在国家安全领域拥有丰富经验,将给国防部带来活力和新的观念。提名前,盖茨还是负责评估美国政府对伊拉克政策的伊拉克问题研究小组成员之一。同年12月,宣誓就任美国国防部长。2008年12月,美国当选总统奥巴马提名盖茨继续留任国防部长。
罗伯特·盖茨
罗伯特·盖茨

四、康多莉扎·赖斯的个人轶事

赖斯是美国历史上就任此职的第一位女性非裔美国人。在成为国务卿之前,她曾在斯坦福大学任教,并出任斯坦福历史上最年轻的教务长,地位仅次于校长。但谈到自己的梦想时,赖斯笑言自己曾立志当一名钢琴家,觉得自己会成为像马友友一样杰出的演奏家。
天才儿童 黑人骄傲 赖斯家相信这样一条严峻的真理:黑人的孩子只有做得比白人孩子优秀两倍,他们才能平等;优秀三倍,才能超过对方。父母告诉康迪,在伯明翰以外有更多的机会,如果她勤奋学习,力争上游,就会得到回报。“你可能在餐馆里买不到一个汉堡包,但也有可能当上总统。”进入学校后,康迪学习十分出色,一年级和七年级都跳级了。回忆起自己童年的经历时,赖斯说:“伯明翰光怪陆离,种族隔离无以复加,但黑人社区建立了自己的世界。
我上过芭蕾舞课,学过法语,还上过礼仪课。”康迪的外祖父母从各方面保证孩子们不受种族主义的伤害。康迪的舅舅回忆说,他父亲宁愿他们回家上厕所也不让使用种族隔离的公共设施,“实际上,我一生从未坐过种族隔离的公共汽车。”然而到1963年,伯明翰却成了暴力和民权运动的大熔炉,广大黑人成了种族思想根深蒂固的伯明翰警察当局的打击目标。赖斯的父亲和大部分黑人不得不自我武装起来,防止有暴力倾向的白人进入黑人社区。1969年,父亲在丹佛大学谋得教职,全家随之迁居丹佛,彻底走出了种族歧视严重的南方。康迪进入圣玛丽学校读书,这年她13岁,第一次进入了不实行种族隔离的学校。
幼学钢琴 迷恋体育 康迪的母亲是一位钢琴教师,因此康迪从幼年时起就开始接受母亲孜孜不倦的音乐教育。很快,她就坐在教堂里母亲弹风琴的凳子旁,开始了母女合奏。4岁时,她掌握了一些曲子,开了第一个独奏会。康迪一直梦想成为职业钢琴家。
放弃钢琴后走上政坛
赖斯15岁上大学时,主修钢琴。不过,她大二参加一个活动时,发现很多12岁的小孩比当时17岁的自己弹得还要好,于是决定立刻转行。后来,赖斯发现自己真正感兴趣的是国际关系,于是转修政治学,从此走上了政坛。16岁那年她进入父亲所在的丹佛大学拉蒙特音乐学院学习钢琴演奏。然而在大学二年级和三年级期间,她精心构造的计划被打碎了。那年夏天,她参加了著名的阿斯本音乐节,遇到了有生以来最残酷的竞争。
“我碰到了11岁的孩子,他们只看一眼就能演奏我要练一年才能弹好的曲子,我想我不可能有在卡内基大厅演奏的那一天了。”除了钢琴,康迪在运动方面也很有天赋,网球和花样滑冰玩得都很出色。她每天早上4:30就起床,去溜冰场练习步法,从旋转、侧滑、前冲、穿越、踮脚到组合动作和双人滑。儿时的她受父亲影响,对美式橄榄球十分着迷。她曾经开玩笑地说,如果能够当上美式橄榄球联盟主席,她宁愿不当国家安全顾问。
偶然机遇 改变人生 在大学里,一堂国际事务课改变了她的命运。那堂课的主讲者是约瑟夫·克贝尔,主题是列宁的继承者斯大林。赖斯突然发现,“苏联政治居然那么有意思”,她说:“俄罗斯让我从音乐中跳了出来。”赖斯非常崇拜克贝尔教授,不仅因为他是知名的国际事务专家,知识渊博,还因为他的真知灼见常常令她茅塞顿开。克贝尔还有一个比赖斯大17岁的对苏联问题深有研究的女儿,她就是前任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19岁那年,赖斯大学毕业,26岁获博士学位,精通四门语言的她随后成为斯坦福大学的助教,专攻苏联的军事事务。
结缘布什 政坛女星 赖斯最初闯入老布什的圈子是在1987年斯坦福大学的一次晚宴上,当时赖斯几句简短而有特色的致辞引起了曾任福特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的兴趣。从赖斯的讲话中,斯考克罗夫特发现赖斯对苏联的看法与他的政治现实主义不谋而合。1988年大选之后,斯考克罗夫特成为老布什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赖斯随后被任命为国家安全委员会苏联事务司司长,并很快成为老布什总统和夫人芭芭拉的私人朋友。老布什卸任后,康迪回到斯坦福大学教书,但仍保持着同老布什一家的友谊。1995年小布什刚刚当选为得克萨斯州州长后,老布什安排赖斯同自己的儿子首次会面。在这次见面中,两人谈的是体育经,对体育的共同爱好让两人很快成为朋友。1998年,当两人再次见面时,话题已转为下任总统所面对的外交情势了。面对布什家族的邀请,赖斯没有丝毫犹豫,她迅速辞去了斯坦福的教职,专心辅佐小布什。

五、中国父母为什么得不到孩子的尊重?

很多年前有一个调查:在你最尊敬的十位人中,日本孩子回答:第一是父亲、第二是母亲、第三是医生;美国孩子的回答是:第一是父亲、第二是篮球球星、第三是母亲;中国孩子的回答中大多数人的都不会将自己的父母考虑在前十名。现在20年过去了,当我一个在初中担任班主任的朋友将这一道同样的问题出给他所管辖的班级学生时,回答居然跟20年前惊人的一致,大部分学生不会将自己的父母排进前十,甚至在班级对父母的态度匿名调查中,对父母不满的达到了60%。这样的结局令人痛心,也很发人深思,我个人认为,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就在于60%的父母都是不合格的!
也许会得罪很多的家长,他们会集体说:我供我孩子吃、供我孩子穿、自己省吃俭用,生怕亏待孩子,难道这也有错吗?呵呵,供养孩子是法律赋予的义务和责任,就像家长你们老了孩子有赡养你们的责任一样;自己省吃俭用,生怕亏待孩子,那更不对了,你们为什么要亏待自己呢?比如家长们明明爱吃鱼,但是为了孩子,却昧着心说自己爱吃鱼头,久而久之,孩子就真的认为你们就爱吃鱼头,所以当孩子们以后将鱼头夹在你们碗中的时候,请你们不要怄气,因为善意的谎言也终究是谎言。
中国父母对子女的爱可以说是最无私、最舍得付出、最不计较回报的,呵呵,在这里我想问一下各位父母,当你们的小孩考试考差的时候、当他们做错了一点事情的时候,你们是不是能做到给予他们最无私的爱呢。恐怕相当一部分父母都无法回答,因为当孩子们不能达到他们的意愿时,等待孩子的将时无情的辱骂、责罚,甚至是棍棒相加,甚至还要拿其他成绩的好的孩子与自己的孩子做比较,说些什么“你看看人家某某,对给他爹妈争气,回回都是第一名”,“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废物,为什么同样的题,别人做的起,你却做不起?”什么逻辑呀,典型的没文化,“闻到有专业术业有专攻”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那有的孩子的父亲还是李嘉诚,你为什么不能成为李嘉诚呢?因为如此,所以他们对孩子付出的爱就要求孩子必须给他们回报所谓的争气、争脸、争面子,这样的爱还敢说是无私、不计较回报的吗?简直是笑话。
现实生活中,相当一部分家长扮演的是“弱者”、无助的形象,但是他们却将自己不能完成的心愿寄托在了本不应该承担这一责任的孩子的身上,诸如什么“我们的希望全在你身上”,“我们家半辈子没有出一个大学生,只有靠你了!”之类的所谓殷殷鼓励话语。我真的无语了,一代人就做一代人的事,你们自己没有完成的心愿为什么要强加在下一代身上,别跟我说什么都是文化大革命惹的祸、家里穷读不起书之类的借口,既然你们都选择了成为生活的弱者和无助的对象,凭什么要求孩子成为生活的强者和上进呢?这样对孩子公平吗?
所以,我也想提醒中国相当一部分的家长,身教重于言教,只有自己努力成为上进的人、优秀的人,做生活的勇者、强者,才能从灵魂深处使孩子对你真正的尊重,说的直白一点,要想得到孩子的尊重,总得做几件值得孩子尊重的事!
你不尊重孩子,孩子当然也不会尊重你。
你也许对孩子不缺少各种爱 ,但唯独缺少尊重,你什么时候,真正懂得了怎么尊重孩子,
孩子同样 ,就会来尊重你了。
你可以试着不把他当孩子来看,当做 朋友来试试,因为朋友 有时候是需要底线的
因为他们本身也没有给孩子相应的尊重。尊重是相互的。中国父母普遍把孩子当作自己的所有物,替他们决定一切而不在意孩子自己的意思,把他们当作一个物件随意摆布,而不是当作一个完整的人。这样的孩子没有自主意识,没有得到父母的尊重,又怎么能知道什么叫做尊重,更别提尊重父母了。
是的,很多父母并不尊重自己的孩子,不说孩子还没成年呢,就算是成年了,他们也只是把孩子作为自己炫耀,攀比的对象,把自己的意思强加的在孩子的身上,当孩子学业收到挫折时不给予鼓励和帮助,一句 我帮不了你 就了事,当自己对孩子的影响造成了不好的后果时,就用白眼狼来调侃,当孩子处事遇到不公或者明明是他人不对让自己的孩子心理产生了变化的时候,他们却教孩子这是社会,这是现实,让自己的孩子默认潜规则,他们觉得只要不是演艺圈里那种肉体交易一样的潜规则,其他的,就都可以被原谅。 他们从来不会以同事,朋友那般尊重自己的孩子,不会以同理心看待自己孩子遇到的问题,只是一味的施压,一味的叫他们该怎么做,在他们眼里孩子不仅仅是所有物,还是他们发泄自己控制欲的所在。只要遇上优秀的孩子,他们从来不在自己的教育上找原因,也不会为了教育好孩子去提高自己的学识,只会觉得这是别人家基因好,我们家没这个基因。他们做事可以为所欲为,当孩子满足了他们的虚荣心,孩子做什么都是对的,当孩子没有做到的时候,只要有点不顺他们的意思,就会变本加厉的辱骂,甚至是亲情绑架,把之前的养育作为要挟,让孩子愧疚。当他们的孩子小的时候,可能不觉得。长大了呢?还会不懂吗?我看未必 而做子女的只能因为这点脱不掉的亲情妥协,但是一次次的妥协确是变本加厉。
有人对父母特别孝顺,有的人却恨父母。
其实父母的一言一行,做事方式,决定了这一切。
不是给吃的穿的,就算是好
很多人都忽略了,精神世界的力量,孩子真的那么在乎物质吗?孩子真正在乎的是精神。
恰恰是精神,是很多父母,无法给孩子的。
不但给不了,还会在最不适当的时候,给与孩子最致命的一击,让孩子从此和父母心生隔阂,如果经常给致命一击,孩子自然就会恨父母,想要远离父母。
对于那些做得不好,遇到困难的孩子,父母不要随便贬低他们,也不要告诉他们要放弃自己的目标,相反要鼓励他们,告诉他们不需要和任何人竞争,只要做好自己,就像海伦凯勒和她的老师那样做的。这些孩子本来在社会上就有困难,对他们来说,家庭就像一个避风港,假如家人也采用外人的看待方式,不但不维护孩子,还和外人一起嘲笑,贬低,打击孩子,那么对这个孩子来说,整个世界都是冷漠的,他必将失去整个精神世界,要么成为犯罪人员,要么压抑自己成为可怜虫一样的乞丐。而他的父母,实在是名副其实的凶手。
对于那些做得很好的孩子,父母也千万不要把孩子当作炫耀的工具,四处炫耀孩子的成就,来彰显自己的伟大,而对孩子所付出的努力漠不关心,对孩子的精神和身体状况漠不关心,孩子是孩子,父母是父母,孩子取得的成就再伟大,也不是父母取得的,父母不应该以其作为炫耀资本,如果他们这么做了,说明孩子对他们来说,也不过是一个工具而已,就像他们的附属物一样,无法得到父母的尊重,这些孩子长大后也不会发自内心地尊重他们的父母
说到底,人都是自私的,对孩子好,孩子就对父母好。反之亦然。因为人的天性就是接近那些真正为自己好的人。孩子觉得父母给他们带来的不是温暖和关爱,而是灾难的时候,就会想着逃离。
具体做法:
认真回答孩子问题,不管多幼稚,至少以平等姿态,而不是不屑一顾,或者以高高在上的姿态,甚至通过打压孩子来维护自己的尊严。这个简单的行动,就能看出你是否真的尊重别人的想法,学会尊重别人,尤其是一些人觉得自己比对方强,就很不尊重对方,遇到比自己强的,就又讨好对方,这不是一个理性和正直的人应该有的做法
不应该打击孩子,一些父母总喜欢随意打击孩子,仿佛这样做能让自己得到快感一样,比如指责孩子你怎么这么丑,你怎么这么笨,你永远也做不到,你不如别人家的孩子等等,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告诉孩子:不管在别人眼里怎么样,在我眼里,你永远是最棒的,最独一无二的。这样的理念,能让孩子更接近父母,而不是远离父母。这样教育出来的孩子,即使孩子长大后,也会努力维护父母,因为父母用他们的一生都在告诉孩子,我们是自己人。
不要替孩子做本来属于他们的事,人活一生,不是一帆风顺,而是充满了挫折,我们可以理解为:人生本身就是一种挑战,教育孩子也应该让孩子理解这一点,但是有些父母却把孩子当作温室的花朵,不让其经历风雨,等到孩子长大,却又突然放到暴风雨下,承受大自然的残酷,其结果自然是孩子难以适应这样的变化,这个时候,如果父母又去指责孩子没本事,说自己尽力了等,这对孩子显然是不公平的,世界是多彩的,有风雨也有彩虹,不能让孩子不经风雨,只见彩虹,这样成长的孩子,自然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存在错误,心理也会特别脆弱,因为剥夺了孩子锻炼的机会,孩子现在成为了软骨症,这完全是父母的责任。
父母必须要让孩子明白,家庭的真正意义,不单单是一个抚养孩子的场所,更是一个后盾,一个永远都无条件支持每个成员的避风港,只有这样,家里人才能彼此团结一致,一致对外,而分崩离析的家庭,内乱的家庭,充满了严格等级制度的家庭,永远不能让孩子觉得自己是安全的,是可以受益的,不能让孩子产生真正的家的感觉,而只像是一个吃饭睡觉的场所罢了。
特朗普竞选时和杰布·布什的唇枪舌战的一个片段让我感触很深,无论特朗普如何指责,布什都面带微笑,但是当特朗普指责布什父亲和哥哥时,杰布·布什发怒了,他怒气冲冲不是因为自己受到了指责,而是因为自己的家庭受到指责,他陈述自己父母是伟大的,自己以父母自豪,这有力的反击让观众喝彩,特朗普精彩的辩论此刻变得那么苍白无力。布什家族一向以杰出的家庭教育而闻名,显然他们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也在很大程度上受益于此。科学研究早已证明,如果父母给孩子很多支持和鼓励,孩子会变得超出寻常的勇敢,如果总是贬低孩子和不去支持孩子,孩子就会变得脆弱退缩,毕竟对于呱呱坠地的孩子来说,这世界上最独特最亲近的两个人就是父母,如果全世界最应该给孩子爱和支持的这两个人,都不能给他应有的这两样东西,这个孩子又怎么有勇气面对自己人生中接下来连续不断的挑战,面对这个社会可能出现的黑暗和危险。
父母作为领路人,需要教会孩子真正的东西,教会他们在困境中要乐观,并肯定自己的价值,这样就不会有一个孩子因为自己父母是农民工而在同学面前感到难堪,不会因为一点挫折就自暴自弃,教会他们不要太在意东西和物质,关键是家庭成员都健康幸福,这样他们就会团结一心,更不可能为一点利益弄得兄弟反目,教会他们什么是真正值得荣耀的,什么是真正可耻的,什么是真正可贵的,什么是真正可恶的,这样孩子才能培养对他一生都弥足珍贵的正确价值观,受用一生,父母要教会孩子太多了,对于很多50,60后乃至70后父母来说,经历过很多动乱,曾徘徊在饥饿的边缘,没有学识的他们显然要做到这些可真是不容易,因为他们自己都是稀里糊涂过来了,但是当他们的孩子对他们的教育方式不满,而对他们不再尊重,我认为这也显示了某种社会的进步性,虽然有些激进,因为这说明这些孩子的见识,思想已经超越了他们的父母,对于一个正在向前迈步的社会来说,这是一种正常的现象。

结语:亲爱的准留学生们,以上便是环俄小编为您整理的《从骷髅会到美国政治体制》一文,感谢您的阅读。若您仍然没有找到所需要的信息,请随时联系我们的在线顾问获取最专业、最准确的一对一答疑咨询,不仅可以为您节省宝贵的时间,也能有效避免因遗漏信息而与心仪的高校失之交臂,环俄留学祝您留学事宜一切顺利!

联系专业留学顾问,立即获取院校内部非公开资料及留学方案,避免踩雷导致延误留学。


汤歆

环俄留学首席顾问、高级培训讲师、顾问部总监


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教育学学士、社会心理学硕士,2011年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优秀毕业生,2017年入围出国留学中介行业领军人物。

免费制定留学方案

今日剩余名额: 3

环俄留学顾问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添加好友,既可免费获得一次由环俄留学首席顾问1v1制定留学方案的机会。